哥哥做苦力供弟弟讀書!弟弟衣錦還鄉要報答他時 哥哥卻說:我不認識你

凡間有真情,人世有真愛。兄弟姐妹之間情同手足,正所謂:“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成家立業的你我,怎能忘記父母的養育之恩?怎能忘記哥哥姐姐幫帶與培養之恩?同根同源的兄弟情,姐妹緣是人世間最美好的感情,需要我們一輩子去珍惜。

Advertisements


古匠鎮有兩兄弟,哥哥名鮑鐵牛,弟弟名鮑若虎。這年,他們的父親因勞累過度,一場大病撒手人寰了。

父親去世前握著哥哥鮑鐵牛的手說:“鐵牛,不要怪你的母親,她扔下我和你們一走了之,這並沒錯,要怪只怪我沒本事,給不了她想要的生活。

另外,一定要好好照顧弟弟,兒呐,爸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不能見你們兩兄弟長大成人,以後我不在,你也不能對生活灰心。

爸的心願是希望你們兩兄弟,至少有一人能出人頭地……”

那年,哥哥鮑鐵牛13歲,弟弟鮑若虎7歲。從此兄弟倆相依為命,哥哥輟學後對弟弟說:“長兄如父,以後,我會比父親更嚴厲的教導你,若不能出人頭地,別怪我不認你!”


弟弟鮑若虎望著一臉嚴肅的哥哥,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此後,哥哥鮑如雷便成了這個家的頂樑柱,因他年齡太小,沒人願意給他一份工作。他嘗試下苦力掙錢,可力氣太小,根本搬不動磚頭水泥,眼看弟弟餓得頭暈眼花,最後實在沒辦法了,只能去撿垃圾謀生,再省吃儉用存些錢供弟弟上學。

Advertisements

有一天,弟弟鮑若虎指著街頭一乞丐說:“哥哥,你看他們跪在那裡就有人給錢,我們也可以這樣做啊。”

哥哥鮑鐵牛聽後,反手就是一巴掌,“咱們有手有腳,為什麼要不勞而獲,就算這樣能掙錢,你心安理得?”

弟弟捂著臉委屈的哭出了聲,卻沒想到,哥哥又是一巴掌打來,“男兒有淚不輕彈,你如此脆弱,怎能出人頭地!”


Advertisements

自那以後,弟弟對哥哥始終懷著畏懼之心,確實,他比父親更嚴厲,只要稍微犯點錯,就免不了責罰。

隨著他兩兄弟漸漸長大,在哥哥17歲那年,毅然放棄了撿垃圾的職業,選擇了下苦力為生。


他很能吃苦耐勞,經常一個人做兩個人的事,所以老闆很喜歡他,工資也比其他人高。如此,哥哥下苦力供弟弟上學,直到大學畢業。

時光轉瞬,如今,哥哥鮑鐵牛已38歲,弟弟鮑若虎32歲。這些年,鮑若虎十分爭氣,大學畢業後進了一個小公司從底層做起。

兩年後出來自主創業,每一天他都如履薄冰,他雖是老闆卻比任何人都累,皇天不負有心人,經過幾年的努力,他如今也算事業小成。

只是,隨著他生活水準的提高,他感覺與哥哥的關係來越遠了。

仔細想想,他已經有好幾年沒回家了。這幾年,他給哥哥寄錢回去,哥哥總會想盡辦法還回來;這幾年,他打電話回家,哥哥很少接,就算能接通,哥哥也是敷衍幾句就掛電話。

Advertisements


以前忙事業,沒時間回家,然而現在事業成功,他最不缺的就是時間,也終於有能力關心哥哥的終身大事了——哥哥如今已經38歲,還沒結婚,因此,他雖然已與女友相戀了6年,卻從不跟女友提及結婚,因為他不想搶在哥哥前面獲得幸福。

這日,當弟弟鮑若虎帶著女友衣錦還鄉時,鎮上的鄉裡鄰親都出門相迎——曾經的窮小子衣錦還鄉,巴結他的人數不勝數。

Advertisements

然而,鮑若虎卻謝絕了所有人的宴請,他只想儘快看到哥哥,想好好報答他,讓他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

出乎意料,當鮑若虎帶著女友急急忙忙回到家,剛進院門,哥哥就“轟”的一聲將房門給關了。

鮑若虎愣了愣,敲門道:“哥,你這是做啥,開門啊,我回來了。”

隔著一道門,哥哥說:“你誰啊,我不認識你,為什麼要開門?”

“啥,不認識我!”弟弟鮑若虎急紅了雙眼,扯著嗓子大喊道:“哥,就算你可以否認我們之間的關係,可鎮上那麼多鄉裡鄰親,他們可以證明我們是親兄弟啊。

哥,我現在終於有能力報答你了,你先讓我進屋。”


“滾吧,誰稀罕你的報答,誰和你是親兄弟!我認識誰,不認識誰,與他們何干?”

鮑若虎不甘心,還是不停的敲著門,手都敲腫了,哥哥還是那一句話:“我又不認識你,憑什麼讓你進來!”

“好,你不認我是吧!”弟弟鮑若虎踢了一腳門,惡狠狠道:“那我就在外面守著,讓你不得安寧!”

Advertisements

良久,門後面終於傳來哥哥的歎氣聲,“唉,何苦呢。

弟,回去吧,如今你已完成了父親的心願,就別再回來了,好好在大城市裡娶妻生子,安居樂業,別告訴別人你有一個貧窮的哥哥,別告訴別人你有一個不幸的童年。忘記那些不堪回首的過去,迎接嶄新的人生吧。”


這一刻,鮑若虎終於知道哥哥為何不認自己了,驀地,他眼前一片朦朧,淚似泉水般湧了出來,他拍打著門哽咽道:

“哥,我從來不會嫌棄你,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因為我的所有都是你給的。你用一生心血換我出人頭地,現在要與我斷絕關係,可能嗎?

Advertisements


哥,你知道嗎?那年你骨瘦如柴,牙齒打顫的扛著幾包水泥在寒風中搖搖欲墜,那個身影,便是我每次疲憊、想放棄時,支撐著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動力。

哥,你可知道我小時候有多恨你嗎?恨你經常責罰我,恨你給我施加無盡的壓力,而現在,我卻十分感激,若沒有你的嚴厲也就不會有我的今天。

在我心裡,你雖是我的哥哥,卻彌補了我缺失的父愛。沒有你,我的生活是不完整的,若你要遠離我,那麼我所有的努力都將成為一個笑話,我不是為了完成父親的心願而努力,而是為了讓你過上幸福的生活而努力,你明白?

哥,前半生你為我付出,後半生,就讓我為你付出,好麼?”

屋內沒有任何聲響,弟弟鮑若虎趴在門上像個孩子似的號啕大哭。片刻後,門開了,一個穿著補丁衣服的駝背男子站在門口,一臉嚴肅,“男兒有淚不輕彈,這麼大個人了還哭哭啼啼,像什麼樣子!”

鮑若虎抬頭,慌張的抹掉臉上的眼淚,激動的握著他的手,大喊道:“哥。”

——哥,謝謝你無私的付出,以渺小的身軀巨人的心,為我承受前半生苦難。而現在,我已變成了巨人,該讓我為你遮風擋雨了。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