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讃「最美打女」!從乞丐到影后,等了初戀40年,她用實力詮釋了什麼叫涅槃重生!


人世間,每個人都只走一遭,卻總有人活出別人幾輩子也沒有的人生。

1

惠英紅本是千金小姐的命,貴為滿清正黃旗後裔,無奈家族的沒落,為生計所迫,3歲的惠英紅開始跟著母親沿街乞討。睡大街,沒學上,過得很辛苦。

Advertisements


灣仔是早年香港的紅燈區,很多參戰的軍人會到此休息,惠英紅和妹妹就抱著口香糖、香煙等小雜貨,找這些軍人討點錢。

聰明的惠英紅很快找到了「抱大腿要錢」的竅門,常常能在美國大兵那要到一塊錢,有時還會有糖果、汽水這樣的意外收穫。


Advertisements

7歲那年,他們在灣仔街頭碰到一個穿著灰藍色唐裝的中年人,他說「:這個女孩,以後有華人的地方都認識她。」

惠媽媽理都沒理,說「:神經,我們要飯的!」


Advertisements

這樣的苦日子,一直持續了十年。十年後,惠英紅長開了,出落得水靈動人,有一位美國混血水兵天天買她的口香糖。在去越南打仗前一晚,這位水兵用粵語向她用說了一句「我愛你」後,從此杳無音訊。

人生有得就有失,有著不幸童年的惠英紅比同齡孩子更成熟,也更能吃苦。


2

17歲的一天,惠英紅被一人叫住,問她要不要演戲。

惠英紅天資聰穎,她不想一輩子只做一個舞女,庸庸碌碌地過完一生。於是,她抓住了機會,參加了電影試鏡。

惠英紅試鏡的角色是江南七怪中的韓小瑩,她機靈又漂亮。

▲1977年版《射鵰英雄傳》穆念慈

Advertisements


結果,大導演張徹一眼就看中了這個渾身靈氣的女孩子,力推她飾演《射鵰英雄傳》中的女二號穆念慈。

自此,一戰成名。惠英紅也被貼上了「打女」的標籤,打戲中的她十分肯吃苦,一拳一腳全是真功夫。

自那時起,惠英紅成為邵氏當家花旦,開始和大導演合作,題材以武俠片為主。

▲年輕時的惠英紅

Advertisements


李翰祥開拍《金玉良緣紅樓夢》,找到了惠英紅,讓她去做賈寶玉身邊的丫頭麝月,兩場戲下來,李翰祥就記住了她。

李翰祥教惠英紅演文戲,張徹教惠英紅演武戲,不過讓惠英紅聲威大振的卻是劉家良。

她在籍籍無名時期,得到劉家良導演率整個劉家班支持她,在十部電影中,都是當仁不讓的女主角。


Advertisements

拍電影《爛頭何》的時候,女主角拍的第一個畫面,就是被打。原先女主角受不了痛,開拍就跑路了。

惠英紅剛好在現場,作為備胎試了一下戲。她學過跳舞,踢腿踢很高,動作完成得甚是漂亮,導演就立刻拍板了。


Advertisements

1981年,惠英紅主演的電影《長輩》上映。這部電影打破了香港電影史上的開畫紀錄。她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真的紅了。

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讓她更加確信這一判斷——邵氏新加坡總部寄來一封信,信上提到:拍動作片,如果沒有惠英紅,就不要拍了。


憑藉電影《長輩》獲得第一屆金像獎影后時,僅僅只有22歲,演繹生涯一片光明。

迄今為止,惠英紅依然是唯一一個,靠「打女」角色拿到的金像獎影后,被贊為「最美打女」。


拿獎那天,她懵懵懂懂,心想這獎盃是銅的,也換不了幾個錢,回家就扔到了床底下。

惠英紅的付出也是難以想象的:

剛做完盲腸炎和腹膜炎手術就去拍打戲;腹部在沒有任何保護措施下,被重擊四十多次;從十六樓跳下,鋼片插入背;鼻樑骨被打折,至今呼吸困難。

有時我們只看到名人風光的一面,卻忘記了她背後的默默付出。


3

惠英紅的好運只維持了十年!好景不長,進入90年代,武俠片導演相繼離世,一時間青黃不接,香港武俠市場日漸蕭條,文藝片迅速崛起。原本一年可以拍八九部戲的她,最終淪落到了無人問津、無戲可拍的境地。

想轉型卻受到各方阻礙,尤其是邵氏公司,他們擔心精心打造出來的打女形象不復存在,一直不為她提供文藝資源。

短短數年,人到中年的惠英紅早早過氣,從女主跌落為萬年女配。

年輕觀眾,已沒有幾人認得她。


從雲端跌落的惠英紅,一下子無法釋懷,開始封閉自己,不再接戲。長期的壓抑情緒,演藝事業受挫,而開美容店,又得和客戶說溜須拍馬的場面話,讓她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甚至一度想要自殺了結生命。

44歲,惠英紅患上抑鬱症,寫了遺書、吃了葯準備自殺。

一天,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她在給朋友打了一個電話後,擰開瓶蓋,一口吃下30多片安眠藥,企圖自殺。幸好被搶救回來。

在床上躺了8小時後醒過來說:「真是後悔,我覺得自己這樣就是認輸了。」

多年後,她接受《魯豫有約》採訪說,曾經做過最錯的事情就是自殺。


與死神擦肩而過的她,明白了一個道理:「既然上天不收我,不如積極地生存」。

於是,她重振旗鼓,在好友的幫助下,開始了心理與藥物治療,並以新人姿態低調復出。


惠英紅看清現實,她要保持熱度,要持續工作,她也會暫時妥協。《巾幗梟雄》劉芳、《公主嫁到》韋貴妃,《太極宗師》紅姨…

就這樣,一部接一部,她慢慢把自己熬成了老戲骨,人人稱她戲好。


4

人生觸底,只要堅持住,終會反彈。


《苗翠花》中演的配角

隨著病情好轉,她重新踏入演繹圈。

時隔多年後,惠英紅終於又再次等到伯樂許鞍華。

2001年,她參演了許鞍華籌拍《幽靈人間》,其中松母的角色找到了惠英紅,她渾然天成的演技讓人眼前一亮。


之後,劉偉強的《無間道2》和陳可辛的《武俠》相繼找上門來。

▲《無間道2》飾演吳鎮宇的大姐


直到接到《心魔》裡心裡偏執的單身媽媽,才開始顯山顯水。

憑藉在電影《心魔》中飾演一個對兒子有極強控制欲的母親,50歲的惠英紅一舉奪得金像獎、金馬獎雙料影后。這是她第二次奪得金像獎影后,但這次,她不再是以「打女」形象獲得影后。

該片更是橫掃港台影壇,拿走了所有的獎項。


站在領獎台上,她泣不成聲:

「其實拿了第一次後,我風光了7年,接著不知道為什麼會跌到谷底。

不怕丟人跟你們說,我真的試過,自己生命都放棄過。

但是現在我很有信心,我知道我自己屬於電影,屬於演戲的,只要是好角色,我都會盡量做好,我不會讓你們失望。」


7年之後,惠英紅攜《幸運是我》,演繹一個老年健忘幾乎痴獃的過氣女歌星,第三次站到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的位置上。

今年她的新片《翠絲》讓她獲得了本屆台灣電影金馬獎的最佳女配角提名和香港電影金像獎 的最佳女配角獎。

隱忍蟄伏,惠英紅用實力詮釋了什麼叫涅槃重生!


5

多年過去,在惠英紅的心頭總有一個心結,此情還未開始,就已結束。

去越南打仗的前一晚,美國水兵問她『 I love you 』中文怎講,她教他:我愛你。」

他深情地望著她的眼睛說,摸著我的頭說:我也愛你。

只是去了越南戰場的美國水兵,再也沒有回來。

雖然惠英紅這幾年裡一直都沒有放棄尋找對方,卻始終無跡可尋,惠英紅在尋人的當兒,也抱著最壞打算:「可能是下越南第一天就給打死了也不一定。」

惠英紅在採訪時,曾經還幻想過:「我在40歲時還在想,如果那個水兵回來找我,我一定會哭著問他並要他再說一次『我愛你』。如果他求婚,我也會毫不猶豫地嫁給他。」


人生就是一場修行,每個人到最後,都需要學會與自己相處,與世界和解。

正如她所說的:「我經歷了20歲的風華正茂,30歲的落魄流離,50歲再獲成功,而對60歲的我有自信,可以優雅老去。」

這是走荊棘路出來的一個強大的女人!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